“专家”一个个倒掉 成都人,怎么办?

从20世纪80年代的小球藻和尿液到现在的生泥鳅和茄子,每隔几年总会有一些奇异的养生经典热捧。创造了这些养生神话的“专家”们立刻变得炙手可热,他们出版书籍、讲课和进行采访...

全民健康保护的状况应该是一个受欢迎的概念进步。然而,随着“专家”一个接一个地被证明,他们上演的只是一场闹剧,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由于各种原因,不断增长的医疗保健市场催生了一个“伪专家”时代。然而,每当“专家”神话去世,公众就会陷入一种越来越深的困惑状态——保持健康很“忙”,但保持健康也很“无边无际”,甚至“盲目”。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都人如何应对健康问题?这家报纸最近进行了一次特别调查,并对形势做了一次全面调查。

参观:成都人有三个“养生经典”

在这次调查中,我们的记者采访了数百名市民并发放了问卷。从访谈的反馈来看,在这个“医疗繁忙”的时代,成都居民对健康问题的治疗大致呈现出三种状态

一个“困惑”的医疗保健:感兴趣,难以分辨

“马悦凌推广的固原药膏确实不错。她为什么煮一条生泥鳅?”去年冬天开始吃固元霜的陈阿姨,仍然感觉有点失控。陈阿姨告诉记者,她怕冷。冬天她的手和脚很冷。她坚持每天吃两次固元霜。刚刚过去的冬天让她不那么怕冷了。她没有从马悦凌买过任何书,但从那以后,她一直密切关注这种养生法。张悟本出来后,她还每天煮绿豆汤。“这些养生方法听起来很简单,似乎没有任何害处。那时,我们全家人仍然喜欢看百科全书,有时他们都跟着电视挤来挤去。”陈阿姨说,如果平时没有病痛,是不可能去医院看这些养生经典的。即使他们生病去看医生,他们也会在看完病后离开。他们很难自己说出这些养生理论的真相。陈阿姨的话也代表了很多市民的心声。

“实用”的养生:没有验证,就没有真理

“所有这些事情都令人兴奋。我永远赶不上这些趋势。”市民文叔叔说,他只相信自己亲身实践和验证过的各种养生方法。温叔叔最喜欢的保持健康的方法是锻炼。每天晚上,他和他的妻子去浣花Xi公园,然后往回走。文叔叔也交了几个放风筝的朋友。放风筝一年后,他没有患颈椎病。现在他有灵活的眼睛和手。

“背信弃义”的医疗保健:吃完后,我什么也不听

一些市民还说他们被骗了,不会再相信了。让自然顺其自然吧。“人们仍然要过着自然的生活,每天听听这个,学学那个。如果你生活得太刻意,那就不好了。”住在东门的刘先生就是一个例子。他告诉记者,气功在过去的九年里很流行。他为什么去山上训练和隐居山谷?工作半天后,他并没有感觉好多少,反而感到累了。现在他什么都不听了。他应该从早到晚吃喝睡觉。除了牙齿不好,他的身体基本上没有问题。

调查:近70%的成年人渴望专家指导

张悟本事件后,成都人对医疗的看法有没有改变?这项调查是通过城市地区的道路参观、书店和药店进行的。106名热心市民参与了调查,从中可以得出一些关于成都市人民卫生保健的基本结论。

什么是养生?将近一半的公民有一点点片面的理解。

“什么是养生?”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各不相同,其中“保健”、“食疗”和“补充品”是三个最集中的,分别占31.1%、24.5%和20.8%。“保健”似乎更接近于保健的定义,但是“食疗”和“补充品”有些偏颇。

超过40%的市民希望阅读养生书籍。

“你知道张悟本事件吗?”回答“知道”的受访者比例高达97%,这表明成都人普遍关心健康专家。然而,张悟本的《倾吐》和张悟本的《吃回病人吃出去》并没有对成都人追求权威养生指南产生颠覆性影响。从“你如何看待养生书籍”的调查结果可以看出:选择“能看”、“有选择地看”和“能看”的人的比例为42.4%,接近一半。另外36人选择“不看”(34.0%),26人选择“可选”(24.5%)。然而,健康类书籍仍然是成都各大书店最畅销的生活类书籍。"张悟本被推翻了,但是公民仍然迫切需要医疗保健指导."一位刘先生说。

近70%的市民渴望真正的专家来鉴定养生方法。

在“如何识别养生方法”的选择题中,选择“请真正的专家识别和指导”的比例高达67.0%。60.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在安全的情况下自行尝试”42.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能首先看到他人的影响”。“许多专家认为这是对的”占26.4%。“不要担心,根本不要识别,不要在意”只占8%。至于“你是在盲目地遵循某个特定的养生法吗?”在这些问题中,80.2%的人选择了“不”,另有21人承认盲目跟风。

调查结果显示,在几次“伪专家”事件后,公众对专家的指导现在不再是排他性的,而是更迫切需要的,而是“我们需要真正的专家,而不是搞砸的那种专家!”一位参与本报调查的妇女的话代表了许多公民的心理需求。然而,“伪专家”事件也让越来越多的成都人开始反思。正如上面这位女士总结的那样,“我肯定会问更多关于未来保持健康的奇怪而不可思议的方法的问题。”恐怕这是“伪专家”事件对公共卫生的少数积极影响之一。本报记者何

“我们需要张悟本式的大众娱乐。”

在这次调查中,一些市民也认为,在谈论“张悟本事件”时,把所有的板子打在伪专家和盲从者身上是不对的。一方面是有关部门的监督,另一方面也要注意真正的专家宣传和普及正确的养生观念的方式。

“我们需要‘张悟本’,因为我们需要这种流行而有趣的解释方式,以及这些简单而廉价的保持健康和适应生活的方式。”李先生告诉记者,专家和政府应该思考为什么养生书籍比公共部门的健康小册子更受欢迎。专家也应该放下架子。首先,他们不应该只强调人们的健康意识差,误解和轻信。其次,他们不应该开始谈论细胞生物学、中医古籍和人们不理解的专业术语。人们只需要实用的东西。真正的专家应该学习人们的口才,使深奥的医学理论更加生动有趣。

本报记者黄文娟何征

标题:“专家”一个个倒掉 成都人,怎么办?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800.com/zhongyi/174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