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看60年医疗变迁

吃粗粮的人不可避免地会生病和死亡。疾病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有疾病,你需要看医生,去医院,吃药和打针。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医院少,医务人员少,药品少。当时,医生的数量与总人口不成比例,看病难自然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在这种背景下,为了向广大群众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每一位医生都必须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重病和小病必须治愈。最后,他们都成了全科医生。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赤脚医生是国家医疗系统的主力军。

正是因为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总是从一家走到另一家,我得到了“赤脚医生”的称号。

直到2004年1月1日《乡村医生管理条例》的实施,赤脚医生的历史才告一段落,因为乡村医生必须通过相应的注册和培训考试,并获得正式执业许可。

从许多例子中,不难看出赤脚医生解决了新中国医疗条件的迫切需要,即缺少医生和药品。

在六七十年代,平房区只有一所平房医院。村民们更加依赖医疗队和赤脚医生。

当时,20多名赤脚医生承担了整个平房区的医疗负担。即使是现在,当谈到赤脚医生时,人们仍然感到尊敬和感激,因为许多人三代人都吃同一种医生的药。

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原有的合作医疗制度被打破,新医院开始建立,新制药厂开始运营,医生和药品匮乏的日子大大缓解。

在医院里,病房和床位越来越多,各种先进的医疗设施和设备以及先进的检查设备正在慢慢得到补充。拍摄、CT和MRI开始进入居民的生活。

市级以上医院医疗条件良好,但农村医疗设施仍然不多。除了医院硬件的改进外,诊断技术和各种实验室技术仍不发达。由于缺乏及时诊断而导致的疾病延误也很常见,并且时有发生。

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无论是在服务还是在条件方面,可以说医疗条件都在高速发展。

高科技仪器、宽敞明亮的病房和成千上万的药品更好地保护了人们的健康。

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随着医疗条件和硬件的改善,各种社会保障制度也使人们能够负担得起疾病、检查和手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推广和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建立,都为居民提供了良好的就医环境。

如今,社区卫生服务站和地区私立医院为居民创造了良好的医疗条件。医疗保险和各种福利政策增加了我们的经济保障。看医生和挂号都很困难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可以自由选择我们想去的医院。它不仅是一所大型综合医院,而且专科医院也相继出现。骨科、糖尿病、妇科和其他类型的医院给了我们更广泛、更专业的选择。

除了外部条件的变化,人们的主观健康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几十年前容忍疾病、不看医生到主动预防和治疗疾病,意识形态意识的提高也使我们更加注重保护自己的身体,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

六十年来医疗条件的变化给今天的公众带来了健康。

据统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平均预期寿命只有52.8岁,但在过去两年里,平均预期寿命已经达到近80岁。是的,所有的条件都很好,长寿和健康的生活也很自然。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由于缺少药品,很难去看医生。

药品供应紧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新中国的各项事业都处于发展阶段。当时,医疗也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

65岁的罗春玲阿姨从1964年开始在北京医疗公司工作。当时,这家制药公司负责北京所有医院和几家零售药店的药品批发。说起当时的吸毒情况,罗阿姨还清楚地记得。

毛主席在一九六六年的六二六指示中说,药品要送到农村,医疗建设要在农村基层进行罗大婶说:“但是药品还是不多,都是按计划发放的。例如,有10000盒药品,这10000盒药品严格按照百分比分为医院和农村。”

罗阿姨说,当时单位的员工还是骑自行车去农村取药,即使在昌平、密云等郊区,也要骑一个星期的自行车。

据罗阿姨说,当时的医院跟现在不一样。它可以分发任意多的药物。那是一个各种材料都短缺的时代。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药物的种类不能保证。

“当时,我们公司的一名员工因向他认识的一个村庄出售药品而受到处罚。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实话,我真的太紧张了。”罗阿姨告诉记者,在60年代,制药公司的年销售额只有几千万,不到1亿,但到了2000年她退休时,销售额就超过了10亿,而到现在,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100亿。

很难去看医生,而且条件很差。

姚家塬村的严荣秀阿姨今年59岁了。回想几十年前,严阿姨说,“如果你是工人的孩子,你可以报销。当然,这是优惠待遇,不是在农村。医院很少,没有设备,也没有药品,所以在农村没有地方看医生。”给严阿姨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当时医生必须写单子。“那时候看病得开个单子,大队治不了就得给你转院。作为铁路工人的孩子,我只能被转到铁路医院。只要你换个地方,你就要写一份清单!”

医疗条件的落后直接导致看病、治病和解决紧急情况的困难。严阿姨的妻子刘连忠叔叔说:“我母亲在分娩时死于大出血。那时,我10岁。我是新成立的,医疗条件很差。如果你现在把它放在一边,你会没事的。”

住在国美家居社区的徐宝兰几十年前还是一名赤脚医生。1962年,22岁的徐宝兰到方平医院黄坎宁尼亚分院工作。徐阿姨回忆道:“当时情况怎么样?这是租的粮店的三个房间。条件很困难。输液?哪里有输血,就要吃药和打针。自20世纪60年代麻疹流行以来,人们每天都要接受注射。”徐阿姨说当时人们的健康意识也不好。除非他们病得很重,否则很少有医疗咨询。即使是严重的疾病,也没有太多的治疗条件。如果他们不能得到治疗,他们将不得不被转移到地区和市级的大型医院。看医生很难,他们轻视疾病是很常见的。

20世纪70年代:赤脚医生行走世界

赤脚医生和合作医疗是初级医疗的保障。

说到七十年代的医疗服务,我们不得不说赤脚医生。

“赤脚医生”一词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期后出现的。指未接受过正规医疗培训,仍持有农业户口,在某些情况下为“半农半医”的农村医务人员。它是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产物。

67岁的王桂芝以前是一名赤脚医生。

1972年,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医学知识的王桂芝去了黄坎宁安大队医务室。

“那药真的少了!抗炎药物只有庆大霉素和青霉素。只有甘草片和止咳露能减轻咳嗽。肠炎是黄连素等。如果你头痛发烧,你就必须吃些ABC药片!”王阿姨说当时有40多种药物。“先不说现在,40多种药物能治愈什么?我们能满足人们的需求吗?但在那个时候,正是这几十种药物拯救了生命,帮助了伤员,所有这些都依赖于他们!”

当时,糟糕的医疗条件仍然令人头痛。王阿姨说医务室唯一的医疗设备是血压计。

“我们会在白天和晚上值班,外出时会带一个小药箱。盒子里只有注射器、针头、温度计和一些最简单的药物。这就是所有小家庭的现状!”王阿姨说起她的小药箱时,还是闭不上嘴。“我现在还在家里!”

赤脚医生都是全科医生

王桂芝仍然记得他第一次给人打针的情景。“已经是中午了,一位老太太来了。她患有哮喘,脸色变得苍白。那是一个严重的案件。当他来的时候,他让我给他打一针,这让他很痛苦。但我也不会。那时我很紧张。”王阿姨回忆道,“你以为老太太见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她说什么了?她说,“我的肉,你的手,你可以为我刺破它。痛苦也是我的痛苦。你害怕什么?当你演奏完了,我不会感到难以忍受,我也不会喘不过气来!快点!"然后,当我的心脏一交叉,我给她打了一针. "王阿姨说她笑了。她说她刚刚学了一点关于注射的知识,但是她太痛苦了,她不得不开始。

另一次送货也给王阿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有一个孕妇在马良工厂生孩子,但孩子是臀位,她的腿先出来,她的头卡住了,她不能出来。助产士找不到王桂芝来救她。

当王桂芝到达时,孩子还没有出生。婴儿出生时,孩子已经不再呼吸了。王桂芝急忙去救那个孩子。它既是心脏起搏又是人工呼吸。半小时后,孩子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王阿姨笑着说:"我们赤脚医生带着孩子,没有号,一切都要管!"

然而,当谈到困难的工作时,王阿姨又叹了口气:“当时没有条件!累了!多累啊!但是如果你看着病人受苦,你就得受苦。你必须什么都看!”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医疗条件变化很快。

硬件条件逐步改善

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国家各方面的实力开始迅速发展,硬件设施和医疗条件的改善日益明显。

在一家制药公司工作的罗春玲阿姨说:“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药品就没有按计划发放到医院和基层单位。由于建立了大量制药厂,药品供应不再紧张,届时将会有尽可能多的药品需要。”

罗阿姨说:“时代不同了。这个国家的工业发展迅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全国有60或70家制药厂。到20世纪80年代,已经有数百家制药厂。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会有更多的药物。还有批发商。我们最初是北京唯一的制药公司,后来发展到20或30家。”

随着药物的发展,还有医疗设备和硬件设施。赤脚医生徐宝兰说:“在20世纪70年代,当针头变钝时,它必须被磨尖!后来我说,不能磨,以防磨不光滑,用时给病人造成创伤,造成感染,这不是添乱吗?所以使用生硬的变化。当有太多的人在打针时,会很麻烦!”徐宝兰在20世纪80年代首次使用一次性针头。有一次,村里十几个人中毒,都需要输血。结果是从其他村庄买来的一次性针头起了作用。它们不用消毒就可以直接使用,用完就丢弃。徐阿姨说:“这个很好用!省事,又方便,不用在饭盒里做饭!”从那以后,所有的针头都被一次性的取代了。针头的反复消毒已经成为过去,并永远消失了。

医生,告别“赤脚”时代

时间已经进入改革开放的初始阶段。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中国农村土地的重新分配终于使赤脚医生成为一种夕阳职业。

王顺华所在平房村的集体土地已逐步分配给各户。“赤脚医生通常是农民,我们必须照顾好自己的农田以及其他人的医疗,所以我们根本无法照顾好它。”

王顺华自1970年以来一直是一名赤脚医生。他记得改革开放后,大批赤脚医生放弃了这个职业。“有些人选择在城市工作,或者在其他村庄结婚,在最初的10多名赤脚医生中,只有一名老医生和我被留了下来。”

因为王顺华的家业已经交给了他的弟弟,而且他更喜欢医生这个职业,所以他一直坚持下去。

1985年初,必须对原来的赤脚医生进行检查,通过检查的人将被承认为乡村医生,他们在获得医疗资格后可以继续行医。“赤脚医生”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那一年,经过区卫生局的统一再培训,只有15年“脚”的王顺华终于“穿上鞋子”,成了村卫生员,在村卫生所工作。

当时,村舍诊所已经初具规模。“总共有80平方米三个房间,包括一个咨询室和一个注射室,一个药房和一个输液室。诊所里没有护士。王顺华和另一名乡村医生负责所有的输液和医疗

转眼间,20年后,王顺华有了新的身份——平房卫生服务站的医生。2005年,平房区的五个村卫生室被平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式“合并”。王顺华也成为了卫生服务中心下属平房卫生服务站的全科医生。

在平房卫生站,王顺华终于找到了一个助手。“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为病人看病。有专门的护士负责输血和医疗。”平房卫生站变得越来越实用。除原有的诊室、注射室和药房外,平房卫生站还设有输液室、康复室、实验室和健康教育室。面积也扩大到了150平方米。

成为全科医生后,王顺华也一直在学习。“如果你不学习,你就无法跟上。”在参加地区卫生局组织的各种培训时,他也在2007年学会了使用电脑。现在,他可以用电脑为村民开处方,并为每个村民建立健康档案。每次一个村民来看病,他只需要敲键盘就能知道这个人过去的病史和病例。

进入新世纪:治未病

地区医疗体系正在逐步完善

在今天的平房区,不仅有运转良好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服务站,还有许多药店和私立医院。居民不再需要一路走到医院去看医生。

谈到目前的情况,罗春玲阿姨说:“过去,因为缺钱,多少人耽误了病情,本来可以治疗,但由于经济条件,他们无法治疗她说:“那时,我们单位有一个孩子。他母亲死于肾病,父亲瘫痪。姐姐患有红斑狼疮,需要住院治疗。但是仅仅因为没有钱,他的妹妹只能在医院呆几天。当她病情好转时,她将出院,并在病情严重时再呆几天。”罗阿姨的语气充满了对过去的医疗条件感叹。“但你现在看到,‘一老一少’,医疗保险,我们的医疗保障环境有多好!”

这些变化归功于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建立。

罗春玲阿姨说:“我喜欢这个卫生站。我再也不用排队去大医院看病了。我头疼发烧,我会在几步之内赶到那里。多方便啊,而且药价又合理又便宜!这个卫生站的药品价格与药品出厂价格相差无几,各大医院以药品销售为主要收入来源。这个卫生站是为了给我们的老百姓省钱。几个月后,我将去一家大医院做一次检查,其他一些吃药的保健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将来卫生站能增加测试和检查,那就更好了!”

严秀荣说:“卫生站最大的优势是方便和省钱。我们老年人只想方便,害怕走很长的路,当我们有一个健康站,我们不害怕!你认为在90年代,看医生的人想在早上四五点钟去医院获取专家号码,现在仍然是这样。如果我们在我们这个年龄去一家大医院获取一个专家号码,那将是一个真正的痛苦。有了健康站,我们去看医生就方便多了!”

预防性治疗是健康的流行趋势。

当客观的医疗条件逐渐改善时,我们也可以感觉到现在人们越来越重视“预防疾病”,预防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健康观念。

今天的人们不再像几十年前那样,当他们病重时不寻求医疗,当他们痛苦时不吃药。健康意识的提高是人自身素质的提高,也体现了健康教育在社会各方面的重要作用。

在过去,当人们生病时,他们没有条件去看他们,当他们生病时,他们不把疾病当作一回事。

现在人们的健康观念已经完全改变了。根据他们的年龄组,他们可以从各种渠道了解他们的疾病,然后积极调整他们的生活方式和饮食结构,使他们不生病的生活方式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择。

农村和社区积极开展各种健康知识讲座活动,各种媒体进行各种健康知识宣传,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普通百姓的健康知识,帮助居民树立了健康观念。

在社区中,关于普通生活知识和疾病预防的讲座是居民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

刘连忠叔叔说:“我的想法有点保守。我不想去体检或医院,但现在我正在慢慢改变。我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平时我应该多注意预防疾病。如果你一直等到生病,就会有更多的麻烦。”严秀蓉阿姨说:“我现在喜欢看养生电视节目,包括食疗、健康饮食等等,这是我非常关心的。中老年人应该注意他们吃得越来越少,以减少疾病和去医院的次数。健康是最大的财富。”

标题:健康有道看60年医疗变迁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800.com/zhongyi/174992.html